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香蕉app免费 ,香蕉视频APP的二维码

    来源:郴州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3 14:55

    1/3 初到西宁 青海行正式开始了,从北京做火车出发,24个小时左右的迷糊,不过差一点就没有买到票,还好在前一天抢到了。上了车才知道为什么火车票这么的抢手了,明天就是端午节,呵呵呵,是么,没怎么去了解过这个问题诶,这些年的来回奔波早就忘了还有节日这回事。不过这次的粽子总算自己包了吧,也就算过了个节了。 下火车的那一刻就被立刻告知了这里是高原,北京穿着的短袖有点捉襟见肘了,凉嗖嗖的寒风不忘来凑凑热闹。车上就没怎么吃饭,下了车第一件事当然是找吃饭的地方了,这里面馆太多了,找个吃饭的地方也不太容易。找到一家川菜馆才算对得起这肚子了。车还在大鹏师兄哪里,他们在拍东西,说是下午6点过来,我看了看时间,尚早。突然一阵妖风刮了起来,不好,一定是师傅被抓走了,哦,我想多了,要下雨了,我这刚刚吃完的辣椒还没消化呢,又要赶着我跑么,那也得跑啊,总比淋着雨好吧!肯德起,赶快用百度地图搜了一下,寻着汉堡的味道就奔了过去。 风是越来越大,天是越来越黑了,管不了身上两个颠来颠去的包了。肯德起,肯德起,你在哪呢?青影影院,这个也不错,不过看似人还挺多的,全是......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!我也找了找电影的目录,算了吧,《何以为家》那阵风还没过去呢,这些片子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,我又不是被要挟着进来看电影的,主要原因是来避雨,找了个角落的座位,两眼一闭,好好弥补一下昨天晚上落下的觉。 醒来已经雨停了,我继续闲逛着。太阳西下,不自觉的穿上了衣服。站在力盟步行街的大街街上,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光着膀子,露着大腿的人们,年轻就是好,我也曾经这么疯狂过的,现在老了。 晚上九点大鹏师兄回来了,结束了他自费拍摄的一部电影,我算是赶上了杀青饭,不过这个杀青饭吃的有些晚了一点,夜里两点我才回到了车上,手机没电了,寻着下午走街串巷的记忆被我摸索着找到了,你看吧,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真的算数诶。卫生间,这个时候也非常的亲切呢,车上的两个水桶都放空了,没有一滴水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,再次寻摸着下午的记忆,想起来在博物馆边上有一个卫生间,公共的,踩起了油门就奔过去了。 果然那里依旧灯火通明,拿起桶就奔着去了。用手堵着感应器才算把水接满,等会儿,这水怎么是热的,哈哈哈,看来今天依旧可以泡一个热水脚了,惊喜真的无处不在啊。 2/3 逛菜市场 早起就奔着昨天准备去的东关清真寺了,毕竟它是免费的,所以必然在首选行列,流浪的生活还是要多去这样的地方才好。 开车转了一圈发现傍边真的没有地方停车,就着么兜着兜着又回来了,不过还是发现了一个市井的地方—菜市场。我是喜欢逛菜市场的,那比在超市更有人文气息,每个地方菜市场给人的感觉也是不一样。 菜市场设立在河边,刚一进去就听到叫卖声,带着川普的叫卖声此起彼伏,恍惚间以为到了四川呢,昨天从朋友的口中了解到很多的四川人都来这里打工,他们擅长吃苦,所以这些苦力几乎都被他们做了。放眼望去,看不到头的菜市场中隐约能看到一些盖头,区分着地域性。 “快点收了啊,时间到了。” 一个穿着保安服的男士一边走着一边喊着,原来这里也是临时的集市,一位妇女叫我帮他们拍一张卖油茶的图片,自我营销的意识够强的。 我继续往里面走着,少数民族的感觉慢慢的起来了,我不时的拿起照相机偷拍起来,换来一个犀利的眼神,我赶忙溜之大吉。 走过菜场沿街看到许多提着菜回家的人,他们许多都是穿过几条街来买菜的,中年人居多,青年人估计还在家睡懒觉的吧。在北京住的傍边每个星期六都会有市集,在家的话我都会去的,听听吆喝声,看看两边的琳琅满目可比手机来的更加实在,了解一个地方的生活菜市场必定是首选。 3/3 进入清真寺 走过几条街就到清真寺,没有赶上时候,回族的斋月刚刚在6.5号结束,数十万人聚集在东关街的场景想想都是够吸引人的,但这也是吸引我再次来这里的理由。 到了清真寺的门口,瞬间感觉我变成了少数民族。穿着回族服饰的人比比皆是,坐在门前台阶上的三位爷爷谈笑风生,从门牙的缝隙中吐露着几十年的光阴变化。彼此之间给予的笑容像一家人一样,安详的对谈让我也有坐下来倾听的冲动,但是回头一想,不对,我是听不懂的,那我就只好驻足看一会了,又或者偷偷的给他们拍张照片。 门前放着展示牌,我看了一眼,有关于介绍,有关于禁忌。了解一下是很有必要的,比如当我进去的时候,一位穿着白色民族服装,带着白色帽子的男士带着眼镜死死的盯着我,看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 “不好意思,你不能进。”他说到。 我心里一个激灵,怎么就不让进了,我穿的没问题啊,我盯着他。透过镜片我发现他说的是我后面跟着的一个穿着短裙的短袖的女孩。女孩一脸茫然的看着带着眼镜的男士,恋恋不舍的偷瞄了一下里面,转身往回走了。孩子,进来之前你没做工作么,门口那大牌子上写的很清楚啊! 多看书多看报,少看手机多知道一点总没有错吧,关键时刻能帮你的。我慢慢的从眼镜男士旁边径直走过去,还好背后没有想起叫我回去的声音。穿过第一道大门后一道牌坊立在院子的前方,说不上是什么风格,后来从导游的口中得知它是集中了阿拉伯,波斯,藏,汉的风格混合而成的,每次一次的改变都象征着一次重要事件的发生。所以牌坊是有生命的,带有历史宿命的,这种情况在内地就很难得看到了。我们的观念里旧的物品就应该推翻重建,一个“老”字可以让上百年的建筑物在一夜间轰然倒塌,机械的又可以在一夜间雨后春笋般是拔地而起。除旧迎新本没有错,老祖宗也是这么教育我们的,但是总该有个限度吧。有些东西是可以重来的,但有些伤疤是永远都弥补不了的,伤口可能我们已经割开了,那就不要撒盐了。 “游客都过来吧,免费讲解了,大家都围过来吧。”一位带着白帽子的小哥用腰间的喇叭喊到。 有讲解,还是没免费的,我喜欢这个词,毕竟囊中羞涩啊。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导游小哥开始了他的讲演,说是一场特别精彩的演讲都不为过。 “感谢你们能来我们的清真寺参观,我就来向你们说一下我们回族的一些民族特点和一些民族误解。首先穆斯林是什么,古兰经中真主的信仰者。不是所有穿着回族服饰,或者阿拉伯服饰的人就是穆斯林,这是人们对我们最重要的一种误解。这些年国际上的暴力事件平凡发生,所以更多的人对我们的误解也更加深。在这里我肯定的说,他们并不是穆斯林,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违背了古兰经中所写的,古兰经作为穆斯林行为准则的约束者和执行者,他们并没有按照古兰经中所写的去做,那他们就不是穆斯林,他们只是穿着民族服饰的普通人。我觉得我在这里说一下很有必要,因为太多的人对此有误解了。好的,接下来我们从前面的主体建筑开始说起。。。。。。。” 我就这么忍者饿一直听着小哥的侃侃而谈,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我了解到清真寺的由来,遗憾错过的开斋节,回族的包容文化,礼拜的时间次数。一场精彩万分的演讲后我们被带入了傍边的博物馆,惊喜的被移交给回族女孩导游。她向我们介绍了回族的服饰种类,回族的婚嫁条件及流程,葬礼的方式等等,当你了解一个民族之后,你在他们生活的领域就会更加的舒心。强烈推荐并提醒去清真寺的游客,如果你去了这里,务必认真的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,哪怕少拍几张照片,也要静下心来听完他们的讲解,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体验,为不虚此行,请务必。 忍着饿听完他们一个多小时的讲解后,我赶忙在旁边的回民街找了一个清真馆坐了下来,点了一碗面,我要快点吃,下午1点半的礼拜时间马上就要到了。来这里当然要吃面的,虽然我骨子里还是期盼看到米饭,不过当我看到端上来的面条时候,饥饿催使着我拿起了筷子。嗯,这味道就是不一样,一口气把拌面吃完了,使劲舔了一下盘子,没吃饭就对了,在后面几天的行程中也得到了印证,来着就应该吃面,没事,吃不腻的。 一路小跑着再次来到清真寺,里面已经有些回民开始在院子里铺毯子了,在四周树荫下面整整齐齐的坐在一起,相互聊着天,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。我也躲到了树荫底下,静静的看着他们的礼拜过程。 喇叭里开始传来了一位老者的声音,应该是诵经文,猜的。礼拜者陆续来到寺院的院子里,熟练的从傍边的阁楼下面抱出一捆毯子铺上,来的晚一点只能在太阳底下了。那位白色衣服的管理者一直盯着来往的游客,犀利的眼神不放过任何一个违禁的人,在1点半快到的时候,他径直走向大殿里面,这下我感觉到整个世界的压力都小了不小一样。大殿里面我们是不能进去参观的,禁止的条幅拉上了一圈,也就只能看看。似乎进去的人都是一些德高望重的人,因为我看到穿着全白衣服的人都进去了。 突然大家开始对着大殿双膝跪地,叩头在喇叭声的指令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期间也有不少穆斯林急忙跑过来找个空的地方脱了鞋加入,看到了不少孩子,这些触动让我印象深刻。一天5次的礼拜,他们是不是每天都来,每次都来呢?特别好奇,但是又不能现在盲目的去追问。游客还是很安静的在看着他们礼拜,没有大声喧哗者,这也值得表扬一下不是,看来我们的标准够低啊。 二十多分钟过后已经有人陆续的退场了,大家自觉地把脚底下的毯子放回了原来的地方。大殿里的毯子是不用动的,它就一直放在那里,穿好鞋的他们相互的问候着,像极了一家人。为什么说回族人团结,我是不是找到了一些答案呢。 每次礼拜过后都是一次面与面的交流,交流变成了大家能绑在一起的源动力。礼拜过后你能看到他们像老朋友一样的握手,问候,打招呼,每次的礼拜过后都变成了一场交流会,问候各自的近况,谈谈要做的事,面对面的谈和在微信里谈肯定是两个概念的问题。都说世界在网络的社会里变的越来越小了,但我觉得相反。在网络的作用下世界是变得越来越小了,但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大了。电话里冰冷的电波已然替代不了面对面带有温度的声波,手与手间温度的传递才是交流的真谛。信仰带给他们最深的感悟,但是信仰也带给他们最初的情感交互。 我们村里的人是越来越少了,当然这也无可厚非。大世所需,大事所定。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他生长的地方,我们本没有信仰,这已经是被公认的问题,也没什么反驳的。认祖归宗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公认信念里能聊的上的话题,儒家思想的推波助澜。村里每年都会在大年三十的早上所有的男性一起来祖堂祭拜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。这些年我是看着一年比一年人少,一年中唯一能碰面的可能也变成了不可能,我知道都很忙,忙到连回家看看的时间都没有? 清真寺里的穆斯林渐渐的退去,游客走进了院子。当我们在看他们的时候,我们也在看自己。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36948135149084972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香蕉app免费 ,香蕉视频APP的二维码 sitemap